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大叔,轻点撩_ 第485章要玩阴的,他也跟他们玩阴的二-

时间:2021-02-23 18:2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月夜潇湘小说大叔,轻点撩 第485章要玩阴的,他也跟他们玩阴的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昏黄暗沉的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霾的味道。



    城市里喧嚣的楼群在这雾蒙蒙的霾中隐隐绰绰,灰蒙蒙的一片。



    西边的太阳正要垂落,散发着微红又带点桔色的光芒,并不刺眼。



    偶尔,它会被云层覆盖,出来时,艳红的色泽甚至有些慎人,像是被火烧过了一般,火红发亮。



    孙一柔坐在陈桥巷花园的台阶上,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她不知道,明明睡觉睡的好好的她,怎么一觉醒来,会出现在这里。



    周围走过的人群都很安静,没人说话,也没人看向她,只当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孙一柔左看看,右看看,准备起身离去。



    这时,有一双阴鸷愤怒的眼睛在身后瞪着她,孙一柔回过头,意外的看到了郑佩儿。



    她披着一头黑发,穿着她死去时的病号服,脸上有血,嘴角有伤,狼狈不堪的站在那里瞪着她,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肉一片片刮去。



    她说:“孙一柔,你害死了我姐姐,害死了我爸爸,因为你,我落得家破人亡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你姐姐是我烧死的,我恨不得你们姐妹抽皮剥骨,恨不得你们两个都不得好死,怎么,我不该恨你们吗?如果没有你,我姐姐会死吗?我爸爸会死吗?”



    “孙一柔,你就是个害人精,你姐姐是被你害死的,你朋友是被你害死的,你的养父养母,甚至你的孩子都是被你害死的,现在就连你姑姑都因为你进了医院,将来,你会把你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害死,包括厉伟。”



    “是你害死了她们,可你还活着,这就是对你的报应,孙一柔,你会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活到老,这就是你的报应,你的报应!”



    孙一柔摇头,不断的摇头,并后退着。



    她看着郑佩儿狰狞恐怖的面孔,突然安静下来。



    “你已经死了!”



    “孙一柔,你会害死你身边的所有人,为什么你不去死,你快点去死啊?”



    “你已经死了!”孙一柔喃喃重复:“现在的你不过是我的梦,我的幻觉,是我的内疚不安折射的影像,郑佩儿,即便你是真的我也不怕,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死,我为什么要死?”



    “既然是我爱也爱我的人,他们只会希望我幸福快乐的活下去,我的平安健康才是她们最希望的,为了他们我也要幸福安稳的活下去,不是吗?”



    “孙一柔,你去死吧!”郑佩儿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扭曲,双眼凸起,舌头伸出,恐怖慎人的朝孙一柔扑了过来。



    女人啊的一声尖叫着从床上坐起。



    厉伟正站在床侧打电话,闻声立刻坐了过来,将惊醒后的孙一柔搂进怀里。



    并安抚般的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亲。



    孙一柔没有焦距的眼渐渐清晰起来。



    窗外的天光还很亮,拉着厚重的窗帘只能看到隐约的光。



    墙上的表指向下午2点。



    她从清晨回来,竟然一觉睡到了下午2点。



    满头的冷汗浸湿了额前碎发,手指向后拄着时,摸到了枕头以及被子上的汗湿。



    她浑身是汗的被厉伟搂进怀里。



    女人有轻微洁癖,觉得现在的她浑身汗味不好闻,小心翼翼的想推开他的手臂。



    知道他在打电话,故意把音量放的很低很低。



    “我出了许多汗,去洗个澡。”



    厉伟把手机拿开一些,看她依旧有些不清晰的眉眼,以及额前被汗水浸湿粘在一起的碎发。



    “一会再洗。”



    他固执的搂住她躺在床上,拖鞋被他甩到床下,双腿弯曲着半靠在床头上。



    孙一柔抹了把脸,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和他争,索性安静乖巧的躺在他身侧,听他打电话。



    电话里的石谦义愤填膺,声音稍显尖锐。



    “消息放出去半个小时转载量就达到了上千万,这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舆论,各种对太太的谩骂诋毁层出不穷。”



    “不止郑佩儿的那段视频,就连太太之前化名林雪在娱乐圈的往事也被挖了出来,一个接一个的消息全是在败坏太太的名声。”



    “还有人说什么太太是害人精,害死郑佩儿全家不说,现在连自己的姐姐也害死了,网上真实的声音要比我描述的还难听。”



    呵!厉伟冷笑。



    他早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从那段视频莫名其妙的被放出去,他就知道,这是有人在故意针对柔柔。



    而谁会这么无聊和他打名誉战呢?



    除了总统府的那些人,厉伟真想不出还有其它人。



    “把那个高敏的供述放出去,既然他们要玩阴的,那老子就陪他们玩阴的!”



    前科多又如何?



    法官不相信又如何,只要大众舆论相信就够了。



    现在的人们日子好过了,不差温饱,只差日子过的无聊时,需要多一点这些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既然消息压不下去,他不妨把事情闹大一点,越乱越好!



    李锦周荷以为,他们把李馨藏起来她买通保镖医生让顾海星二次“中毒”的事就会石沉大海吗?



    天真!



    郑佩儿一个人想揽下全责,那也要看他同不同意。



    “接着去查,郑佩儿死之前都接触过什么人。”



    “是,厉总。”



    “不要放过任何细节,查到后事无巨细的告诉我。”



    “明白。”



    挂断电话后,厉伟随手将手机扔到茶几上。



    身子半弯着面向孙一柔,躺在床上,双腿蜷缩着像个孩子般。



    孙一柔见他双目赤红,浑身烟味,脸上写满疲惫。



    从清晨回来,他到现在都没有闭一下眼吗?



    孙一柔将他搂进怀里,有些心疼。



    “睡一会吧!”



    男人的头又大又硬,就连头发丝都根根直立着坚硬无比。



    像小狗一样趴在孙一柔的胸口。



    一分钟,哦,不,只有十个数。



    他的头就开始不安分的动起来,在孙一柔的胸口蹭啊蹭的。



    孙一柔忍着揪住他头发把他踹下床的冲动冷着脸道。



    “你是想睡觉,还是被我踢下去?”



    厉伟在她的胸口笑出声音,低低沉沉很有磁性的笑。



    胸腔震动连身体也跟着一阵乱颤。



    男人抬头,如猛虎扑羊般压到孙一柔的身上。



    “惯的你,再不压压你,你都要骑到老子脖子上拉屎了。”



    他凶狠霸道的吻突然袭来。



    手更是伸进被子里肆意抚触。



    孙一柔又娇又怒,想咬他探进口中的舌头。



    厉伟先一步掐住她下颚,让她不能得逞,唇舌更是肆意的在她的唇齿间游走。



    就是那么霸道!



    两人你推我往的缠绵了会,厉伟到底是一夜没睡,也知道孙一柔没心情,所以,他只是重重的吻了她解解馋而已,并没有真的碰她!



    孙一柔去洗脸刷牙,回来时见厉伟正侧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也不知睡了没有。



    她走回床边,下意识的拿起手机就要看消息。



    厉伟长手伸了过来,将手机拿走。



    孙一柔侧眸时他却依旧闭着眼睛。



    “陪老子在睡一会,网上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什么好看的。”



    孙一柔笑笑,越过他要去拿手机。



    “经历了这么多事,你不会以为我到现在连这点谩骂都承受不起了吧?”



    如果真这么脆弱,还怎么成为他的助力。



    岂不是累赘了?



    她侧趴在他身上伸长了手臂想去够手机。



    厉伟趁机搂住她的腰,平躺在床上,在她自己送过来的胸口处用力灼了口。



    温热又湿凉的触感透过薄薄的衬衫感染到身体上。



    孙一柔啊的一声细叫,脸红一片,身体蜷缩成鹌鹑。



    不解气的在他的嘴上打了下。



    什么手机什么消息的,全都抛诸脑外。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厉伟摸着自己的嘴唇,眼神凶巴巴的映着红色,不待孙一柔逃跑,轻而易举搂住她掀翻在床上,身体快速欺压上来。



    “既然不困,就陪老子做运动!”



    “厉伟,啊……”



    孙一柔的尖叫反抗,最终消弭在厉伟的唇齿间,变成了旖旎呻吟。



    *



    从下午2点,一直折腾到半夜11点,孙一柔连床都没下去过。



    此刻肚子饿的咕噜咕噜直叫,浑身酸痛,腰像被人压折了似的,脸色更是不好。



    反观厉伟,他倒是精神奕奕一脸的满足。



    难怪人们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果然是!



    厉伟去煮了粥,又给孙一柔倒了一杯蜂蜜水,走进卧室亲自喂酸软无力的她喝下去。



    伸长的手臂搂在孙一柔的肩头,手指随意玩弄着她额前碎发。



    见孙一柔眼睛半眯着有些困的睁不开眼,好笑的掐掐她的脸,让她精神一些。



    “饭吃不了多少,觉瘾倒是大!”



    “等一会,粥就快煮好了,吃完饭才能睡觉,不然胃又该疼了。”



    孙一柔不屑的抽抽嘴角:“真怕我胃疼,厉伟好似不应该折腾我到现在吧!”



    睁开眼,看看墙上的时间。



    都快12点了!



    晚饭时间早过了好吗?



    厉伟掀眉,暧昧的凑近她的耳边:“不舒服吗?刚刚也不知是哪个小色女嚷着让我再快一点……”



    “啊!厉伟!”孙一柔尖叫。



    脸红的像被火烤。



    厉伟大笑,揉揉她的头又在她的唇边偷亲一口。



    不再逗她,起身去看粥好了没有。



    孙一柔拿起一旁的枕头砸到门上,手上的青筋根根凸起,想到先前的自己,难堪的不行。



    转身下地想去洗手间,却在转身的时候,感觉胸口不知哪里突然揪疼了一下,腹部也是。



    那疼痛很尖锐,好似有把剪刀在里面捅。



    孙一柔疼的跌坐回床上,出了一头冷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