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游戏加载中_ 失落的亚特兰蒂斯15-

时间:2021-02-01 12: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龙柒小说游戏加载中 失落的亚特兰蒂斯15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两人不过cae认识, 五王子就做梦和他结婚了, 这速度真是坐火箭嘛

    叉烧包也反应过来了“结婚这位王子殿下好不要脸, 恋爱都没谈就想当我爸爸”

    谢汐瞪它一眼。

    叉烧包帮他翻译“嗯嗯嗯, 就我懂得多。”

    谢汐“”这熊孩子是皮痒了

    人鱼侍女们已经在伺候着谢汐穿衣服了,谢汐只能像个牵线木偶一样任他们摆布。

    他不敢乱来, 入梦术的规则之一是不得在梦中叫醒被施术者。

    这一点谢汐认真思考过,应该不是开口叫醒这么简单,还暗指了不得扰乱被施术者的梦,要顺着他的意愿进行下去, 这样才算是“不叫醒”。

    违反了规则之后, 被施术者可能会立刻醒来。

    谢汐就在他屋里, 迎面对上也太尴尬了。

    虽然对这华丽丽闪耀耀的礼服敬谢不敏, 谢汐却只能僵直着身体去穿戴。

    好在他的僵硬落在侍女们眼中成了紧张。

    “霍尔少爷不用紧张,您本就美貌无双,是殿下心尖尖上的人, 哪怕不穿这身衣裳,也是海底下最美丽的人。”

    谢汐“”一个男人被人这样夸并不能开心起来。

    叉烧包神来一句“这是五王子的梦,是不是意味着在五王子心里,爸爸就是全海底最美的人。”

    谢汐嗯,依旧无法开心。

    侍女们动作麻利, 一边说着赞美的话, 一边事无巨细地拾缀着谢汐。毕竟是王子大婚, 非常讲究,东西一样又一样, 饰品一件又一件,各种吉利话也是不绝于耳,谢汐一个恋爱都没谈过的青年,愣是体会到了婚礼的繁琐与疲惫

    五王子你可以的,真能梦

    等侍女们终于折腾完,谢汐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

    他穿了身纯白色的礼服,是亚特兰蒂斯王室特有的风格,只不过更华丽了一些,更奢侈了一些,也更加梦幻了。

    谢汐看到了自己的脸,总觉得梦中的自己比外头还要稚嫩,好像更矮了

    梦里的出现的一切有着做梦人的主观意念,所以说在五王子眼里,他这么矮的吗

    谢汐都不想结婚了

    这时侍女们开心道“婚车到了殿下要进来了”

    谢汐尚且没转身,就透过镜子看到了推门而入的五王子。

    他穿了与谢汐同款的礼服,只不过肩膀线条更加笔直,身材也更加高大,一张俊脸含着春风得意,看向谢汐的视线满是柔情蜜意。

    旁边的侍女们各个面色绯红,似乎是羡慕极了,在努力压抑着尖叫声。

    谢汐打心底里想和她们换换位置

    “小塞因。”五王子迷人的声音响在谢汐的耳畔,“我等这一天好久了。”

    谢汐心想咱俩总共认识了三天不到,你等这一天能等多久

    可惜在梦里得顺着来,谢汐笑了笑,将那点儿不好意思给表现得恰到好处。

    五王子心微颤,在他耳尖上吻了下“能遇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谢汐被他亲得很不自在,他透过镜子看他“我也是。”

    说完就庆幸这礼服是长袖,把他的胳膊遮得严严实实,要不他的鸡皮疙瘩一准将他这蹩脚的演技公之于众。

    五王子十分开心,眸子亮得像星辰,他牵起谢汐的手,说道“走吧,我的爱人。”

    谢汐手心微汗,不敢多说了,生怕自己一个受不住把王子殿下给疯狂摇醒

    走出这间屋子,谢汐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宽大的庄园里。

    城堡里的回廊极长,挂满了无比清晰的肖像画和宛若真迹的一副一副风景画。

    虽然谢汐是第一次入梦,但也知道这不简单。谁没做过梦哪怕是很熟悉的地方,想要将这些都重现也绝非易事。五王子对艺术有着极高的造诣,从这些细节可窥一斑。

    谢汐任由他牵着走,并排走到了宽敞的盘旋楼梯上。这楼梯太宽,左右两侧都可容纳三四人并排,虽然只是从二楼到厅堂,却已经延伸出了惊人的高度。

    走下楼梯,正厅有一个巨大的鲨鱼雕像。

    雕像被雕琢得栩栩如生,也不知是如何固定在那儿,竟有种在水中游动的韵律感。

    谢汐看得目瞪口呆,对五王子这做梦的本事心服口服。

    走出城堡,外头是一望无际的花园,色彩斑斓的珊瑚海比天边的烟火还要绚丽,美丽的荧光鱼儿翩翩起舞,营造出了无与伦比的梦幻奇景。

    叉烧包玩心大起,跑过去抓鱼“好漂亮呀这梦做得可真厉害”

    谢汐心思一动不愧是大设计师的魂意,想象力真丰富。

    他还真没想差,这也就是x的梦,换个人肯定没办法这样真实。

    婚车悬浮在花园中央,他俩漫步走到,在一片绚丽多彩中上了车。

    周围有不少人,谢汐一个也不认识,应该是五王子的朋友们,值得在意的是,一位其他王子都没有,连四王子都不在。

    五王子和四王子关系不错,一直走得近,为什么他的婚礼,他不让四王子出现呢

    谢汐暂时想不明白。

    上了婚车后这梦更牛逼了。

    这庄园位置挺偏,距离王宫有些距离,他们这婚车开得却很慢,几乎是花车的速度,龟爬般地向前行进。

    谢汐懂了。

    还真是,五王子这大张旗鼓的架势,是要把他们的“婚事”昭告天下啊

    叉烧包惊叹道“好厉害啊外头围观的人鱼都是不同的脸”

    谢汐这心里也是服的。

    在这样大张旗鼓的婚车下,谢汐却隐约感觉到身边的人有些许紧张。

    谢汐看向他“殿下”兰德尔的手心有汗水沁出。

    五王子仍旧紧紧握着他的手“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谢汐一惊。

    五王子转头看他,眼中仿佛有星光闪烁“是我太开心了,才会觉得像做梦一样。”

    问题是你真的在做梦

    谢汐很怕他醒来,赶紧岔开话题“殿下,我也很开心。”

    这话十分管用,五王子凑近他低声道“过了今天可不许再叫我殿下。”

    谢汐“”这又是什么设定

    五王子道“你是我的伴侣,我们是平等的,以后都叫我的名字,好嘛”

    谢汐松了口气,名字啊,好说。他还以为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称呼。

    五王子促狭道“或者叫我亲爱的。”

    谢汐“”

    看在他做梦的份上,忍了

    五王子大笑道“小塞因又害羞了。”

    谢汐是百分百纯尬的。

    他垂眸,咬牙道“殿下不要取笑我。”

    谢汐的真实心情是咬牙切齿,可惜在五王子的梦之滤镜下,成了恼羞成怒。

    “好啦。”五王子握住他手道,“不逗你。”

    谢汐顺势假装生气,不出声了。

    五王子却觉得他这样可爱得紧,又忍不住低声道“叫我一声。”

    谢汐“嗯”

    五王子捏着他白皙的手指道“叫我的名字。”

    谢汐惹不起,只能顺着他道“兰德尔。”

    五王子低低笑了声,说道“这名字从你口中说出,才是真正的天籁之音。”

    谢汐愣了下,忽地想起了不久前六王子说的话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这样好听。

    这兄弟俩嗯,是这帮魂意还真是“师出同源”。

    想起小可怜的六王子,谢汐的心软了许多。

    婚车在绕了半个都城后终于到了王宫。

    五王子隐隐又有些不安,不仅握着谢汐的手更紧,连眼眸也在轻闪着。

    谢汐心里想着做个梦还做出婚前恐惧症了你洋气。

    很快,他就知道兰德尔是在紧张另一码事。

    婚车刚进王宫,气氛陡然变了。

    如果说外头是锣鼓声天喜气洋洋,这王宫里就是冷寂肃穆严阵以待。

    谢汐有些搞不清状况。

    婚车停下,五王子薄唇紧抿,他直视前方道“走,我们下车。”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

    谢汐瞥了眼视线右下角。

    橙色进度14。

    他怀疑这一个梦就能刷满,五王子实在是“乖”到让人于心不忍。

    罢了,陪他好好梦一场吧

    谢汐跟着他下车,之前那些微笑祝福的侍女们也都低头垂手,一个个噤若寒蝉。

    五王子牵着谢汐的手,昂首挺胸,仿佛一个即将踏上战场的将军。

    谢汐的疑惑在看到前头的仪仗队后隐约懂了。

    尊贵的雪白风帆,是王后的象征。

    仪仗队工整肃穆,径直停在了道路的尽头。

    五王子带着谢汐笔直走过去,看到了在穿着华服,面如寒霜的王后五王子的生母。

    五王子眼眸逐渐变深,向王后行了个礼。

    谢汐自然也跟上,他只是个平民,行的是大礼。

    王后看都没看谢汐一眼,对兰德尔开口便是“胡闹”

    谢汐懂了,原来症结在这。

    五王子道“母后,请成全儿子的一片心意”

    王后震怒“兰德尔你疯了吗被鬼迷了心窍吗你堂堂亚特兰蒂斯的王子,竟然要娶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卫”

    五王子垂眸道“他是塞因霍尔,是我一生所爱。”

    “荒唐”王后手中的权杖击地,发出脆响,“你流着王室最正统的血脉,你是这海底王国最尊贵的王子,你的婚事怎能如此儿戏”

    兰德尔抬头,鄙视母亲“最正统的血脉最尊贵的王子这些我从来都不在乎”

    王后气到嘴唇颤抖“你平日里胡闹也就罢了,这种事上别想自作主张你不可能娶他,你的父王也不可能允许你”

    “父王会允许的。”五王子打断了王后的话,凝声道,“我放弃王位继承权,我想娶谁就娶谁。”

    这无异于一枚深水鱼雷,将尊贵无比的王后给震晕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五王子,看着自己的唯一的儿子,看着自己此生最后的希望

    在海底是没有泪水的,但是王后的眼眶通红,声音中带了哭腔“傻孩子,你这个傻孩子啊”

    五王子眸色轻闪了下,却意志坚定,他死死握着谢汐的手,不肯松开。

    王后泣不成声“你当真以为你不要王位,他们就会放过你吗”

    五王子是心疼母亲的,可是也有自己的坚持,他道“母后,我知道您的顾虑,但是我从来都不想继承王位,我只想自由自在的生活,只想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王后痛心疾首道,“你是我的儿子,你是这海底王国唯一的嫡系王子,只要你活一天,你就是新王的眼中钉肉中刺”

    五王子执拗道“我无权无势,从没碰过政务,新王不会将兄弟赶尽杀绝。”

    王后道“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把你养成如此天真的性子”

    五王子不再出声,却在用沉默反抗着。

    谢汐听了个全程,心里颇为五味杂陈。

    这是五王子的梦,他会梦到这些说明他心里有这些。

    他不是天真,他全都知道,可是却不愿屈从于自己厌恶的生活。

    母子两人谈崩,王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说“我不会接受你们的婚事,你们别想回王宫丢人现眼”

    五王子也实在够刚,他拉着谢汐,扭头道“我们走。”

    王后气到用权杖跺地“兰德尔,你这个懦夫,你这个逃兵,你这个胆小鬼,你一定会被狂风暴雨击溃”

    五王子后背挺得笔直,他大步向前,头也不回。

    谢汐竟觉得这样的兰德尔有一点儿帅。

    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勇气,反抗命运,反抗桎梏,只为寻求自己的理想生活。

    婚礼看来是举行不了了。

    谢汐也不知道这个梦要怎么继续下去。

    五王子带着他走出了王宫,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街道上。

    他不出声,谢汐也不开口。

    两人穿着华服,在这萧条冷寂的地方尤其刺眼。

    过了会儿,五王子低声道“对不起。”

    “不。”谢汐抬头看他,“殿下非常勇敢。”

    五王子望进他眼中,定定地问他“塞因,如果我不是我了,你还会爱我吗”

    谢汐“”

    这个话题

    兰德尔双眸明亮,带着犹如正午烈日般的热情“我不是王子了,你还会爱我吗”

    谢汐视线晃了下,右下角的橙色进度条突突到了16。

    他说爱的话,是不是就满了。

    正在给干枯的蔷薇花认真浇水的江斜同志,听到这里连水壶快握不住了。

    谢汐会说吗

    等兰德尔这个魂意回来,他也会有这样一段美好经历。

    只是现在心情很复杂。

    这种想听又不敢听的心情,有人能体会吗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